{page.title}

他们通宵排队、拖着拉杆箱疯狂冲刺原来是为了

发表时间:2019-07-12

  港台开奖现场报码,这不是什么限量球鞋的发售现场,而是由泡泡玛特举办的 2019 上海国际潮流玩具展(STS)开展第一天的盛况,而他们拖着拉杆箱来疯抢的对象,则是一个你从小就会接触、但可能已经忽略了许久的事物——玩具。

  KIKS 的粉丝主要通常会比较喜欢潮流、球鞋之类的亚文化领域,不过,无论你出生在什么年龄段,相信在你小的时候,比起鞋子、衣服之类的,更令你感兴趣的一定是各种各样的玩具。

  如今的孩子们一出生便可享受各类制作精良的早教玩具、游戏机、手机游戏等,与之形成鲜明对比的则是 90 后,他们的童年是由四驱车、兵人、YoYo 球、电子宠物、模型、玩偶、手办等构成的;再往上推,80 后、70 后童年的玩具就更为单调了:翻花绳、滚铁圈、踢毽子、跳橡皮筋、玻璃珠、拍卡......尽管玩具的种类各不相同,但人们对于玩具的热爱却是始终不变的,试问有谁会不喜欢玩具呢?

  当然,随着年龄增长以及心智的不断成熟,我们的兴趣爱好也在不断变化着,不过让许多人没有想到的是,玩具也在与时俱进,有一种“横空出世”玩具在当下受到了年轻人的广泛喜爱,它的名字叫“潮玩”。

  潮玩,其实从字面就可以理解,广义上就是指潮流玩具。与普通的从现有动漫、电影、小说等 IP 衍生出来的周边玩具不同,潮玩最大的特点在于——它通常不会有什么故事背景,只是设计师/艺术家单纯的将心中所想的形象具现化出来。

  没有 IP 基础,带来的另一大好处就是自由性,或者说是专属于潮玩的特殊可玩性。通常潮玩的表情是不会很太丰富的,以人气潮玩 Molly 为例,她是个一直撅着嘴巴的小女孩,试想一下,当你感到低落时,你会觉得 Molly 也在陪伴着你低落;当你感到开心时,她似乎也陪着你一起开心,这便是潮玩的魅力所在。

  简单地介绍了下潮玩,还是要说说 2019 STS 。4 月 12 日,由泡泡玛特举办的 2019 上海国际潮流玩具展(STS)在上海世博展览馆正式开幕,以“潮玩游乐场”为主题,融入最酷的街头文化、波普艺术、时尚潮流,打造潮玩社区、互动舞台等系列精彩活动,旨在打造一场“玩心回归”的大型游园盛会。17000 平方米的展会面积,近千款展会限定品以及来自全球超 300 个艺术家和潮玩品牌齐聚于此,2019 STS 无论是规模还是参展品牌数量无疑都超越了往届。

  所以文章开头为什么会有那么多的人拎着拉杆箱在奔跑?你可以理解拉杆箱为他们的购物袋,而不顾形象地拖着拉杆箱奔跑,目的或许只有一个——为了抢到那些限定版的潮玩!各式各样的限定单品,一旦错过就只能从二级市场上加价购买了(是不是和玩鞋子的感觉很像?)这便是潮玩的另一大特点。

  本届 STS 有着太多的限定单品,因此粉丝的热情也是空前高涨!从展会现场来看,早上六点,展会现场就已经排起了长龙。有不少获得优先入场资格的粉丝在早上五点就赶到展会现场外排队,只为买到心仪的限定品!

  根据行业研究机构给出的数据,在中国包括潮流玩具在内的“二次元”核心用户,已从 2014 年的 4984 万人上升至 2017 年的 8000 万人,数量众多的兴趣人群催生出了一个无比巨大的市场,再借助“盲盒”、限定等发售方式,持续性地扩大其影响力,超千亿美元的体量规模足以证明当下潮玩的地位。

  本次参展的 300 多个潮玩品牌中,有许多来自中国香港的潮玩设计品牌,其中最具代表性的便是 Molly 所属的 Kennyswork 。Kennyswork 在本届 STS 上推出了 Molly x小黄人合作公仔、小丑 Molly、小红帽 Molly 等产品,无论是 Kennyswork 的展台还是同步发售的 POP MART 展台都吸引到无数的粉丝驻足排队。

  KIKS 此番也采访到了 Kennyswork的主理人、同时也是 Molly 的设计师 Kenny Wong,来看看他是怎么评价自己的作品的吧~

  KIKS:平时您设计的 Molly 多种多样,通常你的灵感都是来自哪里呢?

  Kenny:灵感通常来自朋友或是我自己身边发生的事,就好像今天发生的所有事情都可以成为灵感。一般都是和小朋友或者身边朋友聊天的时候,会觉得这个点子不错,然后记在 iPhone 上面。

  Kenny:我小时候就喜欢打篮球,公司里就有一个篮球架。偏低一点的,无聊的时候还能扣个篮。

  Kenny:有和运动品牌相关的,和Nike 还有 adidas 都合作过,大概都是十年前了,也没有太多。

  KIKS:此前您设计过神奇女侠、蝙蝠侠等形象的 Molly,这次 STS 上又首次公开了和小黄人的合作款。恰逢最近 DC的 《SHAZAM》上映,这个月月底漫威的《复仇者联盟 4 》也即将上映,想请问未来是否有计划和漫威或 DC 推出更大规模的联名系列呢?

  Kenny:目前我出过一个 DC 的东西,这给了我很大的灵感,让我明白可能性是无限的。其实之前我也有试过做钢铁侠,但是 Marvel 好像比较严格,而且这也有一些性别上的原因,比如 Molly 是一个女孩子的形象,要做成钢铁侠会有点难。我大概做了四五个样品,但没有通过,不过我没有放弃,希望下次用另外一个角度看看他们觉得怎么样,我一定要打通和 Marvel 合作的渠道,因为 Marvel 宇宙有很多我喜欢的人物。

  Kenny:有,其实单单是日本的就已经很多了。比如高达,它的创作者我也认识,但是我们就没有办法跳过万代来进行合作。这一次万代也专程来到上海参展,我也在持续沟通,看看能不能有进一步合作。

  KIKS:我们都知道,日本十分流行二次元文化,因此手办在日本也有着极高的地位,您认为香港的手办文化和日本的手办文化有什么相近或者不同的地方吗?

  Kenny:非常不一样。日本是动漫的元祖,大家都是看他们的东西长大的,我们做的再怎么努力,短时间内也无法超越。但是我们目前有超越的他们的就是我们先出公仔,再做漫画和动画,这和日本是截然相反的。而这样做的优势就是在于,我们的背后想象空间更大。(小编:这也就是上文说的潮玩的最大特色所在,由于没有 IP 的限制,潮玩可以以各种各样的造型、合作形式出现,束缚性很小,这点和潮的定义就很像。)

  Kenny:这个很奇怪,当初以为一定是女生多,但是后来发现男生也不少。大概三七开或者四六开吧,还是要看不同类别以及玩具的尺寸吧。

  Kenny:买大的可能就会买小的,像我自己其实也有不少 Barbie 娃娃的收藏。

  Kenny:大型的会做,但不会很多。因为这个东西太大了,塞太多在家里也不划算。

  Kenny:怎么说呢?玩具产业其实也是一个商业的运作,两边必须平衡。首先我做出来的东西自己必须喜欢,如果大众都喜欢,那当然更好。

  Kenny:我觉得我和其他设计师有一点点不一样,我知道我的东西会一点点老掉,所以我会一直做合作来保鲜,比如我最近我就和两个徒弟(毕奇& Kila Cheung)有联名,从他们那里我能拿来青春、新鲜的元素,然后放到 Molly 身上。

  除了以媒体的身份参展外,KIKS 本次也是首次在 STS 上设立属于 KIKS 的展台,并向到场的观众们免费赠送了往期的《KIKS定番》杂志。

  曾经为 NBA 推出过很多限量玩偶的设计师 CoolRain 也和 KIKS 的小编合了影

  与往届的潮流玩具展不同,本届 STS 还首次设立了餐饮休息区,而这个休息区也充满了浓浓的潮流元素:创意厂牌正经做梦将 100 平的休息区融入 8-bit 像素元素,创造了一个有上千种玩法的正经长廊。不同颜色的像素块让长廊极具梦幻色彩,吸引了众多粉丝拍照打卡的同时,也让粉丝们纷纷发挥创意,用像素块堆叠出不同的游戏场景,尽情释放童心,重返 8-bit 时代!

  展会持续了 3 天,事实上,小编在这 3 天里也是每天按时去到场馆打卡。虽然几百个展台逛得脚实在是很酸,但是能够近距离的欣赏到各式各样精美的潮玩以及充满创意的艺术表演,着实也是一件很欣慰的事!今年 8 月,泡泡玛特将会在北京举办 2019 BTS 北京国际潮流玩具展,如果你没能去成这次的 STS,看完文章后却又跃跃欲试,那么 8 月份的 BTS 千万不能再错过了哟。返回搜狐,查看更多